在加拿大,住着一位保加利亚王子,他竟还是英国王室的继承人

 

嫁给王子,迎娶公主,到底有多难?

 

其实有时候想起来,作为老牌英联邦的一员,加拿大的普罗大众,对以超长待机女王为首的王室,感情其实非常微妙:

 

一方面永远都在吐槽为啥哪怕是离了十万八千里,还要傻了吧唧的对女王效忠,还每年进贡那么多银子,就为把女王老太太的肖像给印钞票上~~~

 

另一方面又暗戳戳的各种羡慕嫉妒,生怕人家转头一翻脸,就不认咱这乡下亲戚了,别说直系皇室本身,就像那嫁进去的媳妇,也是各种明里暗里的跪舔,连当年梅根王妃在多伦多住的那套小房,都给包装成了景点之一~~~

 

更别说王室添丁这样的大事,俺在路上遛狗,突然手机叮叮头条推送:号外号外!哈里王子家生娃了!!大胖小子一个!!!

 

 

这个新闻下头居然还跟了一个投票:

 

加拿大人民给小王子送个啥礼物最合适?

 

这个口气和态度让人想起了古装剧里头:

 

皇上又添皇孙,附属国不远万里,奉上贡品朝贺,愿吾王子嗣绵延,万岁万岁~~~

 

这个到底是不是普天同庆咱不知道,但是至少在加拿大,有一个人,是高兴不起来的:

 

因为这个小王子一出生,让这个大叔离英国王位,那是又远了一步~~

 

 

大叔有个挺拗口,挺外国的名字,叫做Hermann Leiningen,但是人家却真的是如假包换的王子,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,法国的路易十四,甚至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,都在他家族谱上有一席之地。

 

承蒙这些祖上的庇佑,这个Hermann王子殿下,是多伦多一间小银行的职员,年薪不到十万块,这点钱供一家五口,别说是仆人厨师司机了,就连修剪后院草坪这样的小事,都得王子自己亲自动手~~~

 

当然,他住的也不可能是宫殿,而是多伦多市郊小房一栋,还有三十多年的房贷没有还清~~~

 

其实在北美,这样有着贵族头衔的人有很多,他们可能是你的邻居,同事,朋友。也许你家娃学校的同桌,就是某某王子,某某公主~~~就跟老北京常常夸口说我祖上是某某王爷,某某亲王一样,他们的那些个世袭的名号也是差不多这么来的,甚至还有不如。

 

这里头中的很多人,生在加拿大,长在加拿大,一辈子没有去过欧洲那块曾经的封地,甚至连当地的语言都不会说一句。

 

这些当年的国王们,很多都是那些多年通婚王族的一些远方亲戚,然后某一天老大突然一拍脑门,哎呀,你们家也鞍前马后地跟我那么久了,来来来,我给你封个王,划块地~~~再给你娶个公主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~~~

 

走上巅峰当然是不可能的,除却那些数得上号的大国王室,剩下的这些国王的地盘实力还有财力,可能比刘文彩那样的大地主都不如~~~

 

记得小时候看豌豆公主的故事,里面有个细节:故事的主人公是“一个富裕王国”的王子,结果母后半夜亲自爬起来给门外淋湿了的女孩开门~~当时读到的时候很震惊:难道说堂堂王室连个晚上守夜的仆人都没有?

 

后来长大了才知道,原来国王家也可以没有余粮~~~

 

之前还曾经看到一个中国女留学生,嫁给了欧洲王子麻雀变凤凰的超励志故事,但是我手贱谷歌了一下那个王子的背景~~~笑而不语~~~

 

要真比起来,这个多伦多苦逼银行小职员王子,来头可比那个小留嫁的大很多,人家当年可是英国王室前五十位顺位的继承人之一!

 

只是架不住英国王室人丁兴旺,而且个个都跟女王一样活个八九十岁跟玩似的,于是这个王子的排位那是一路下滑,到现在阿奇小王子出生,他已经滑到了第一百四十三位~~~

 

也就是说,除非他前面那一百四十来号王室成员突然一夜之间全那啥了,否则他这辈子是别想当国王的~~~不过话说回来,要是真的那批全嗝屁了,那估计欧洲也不剩啥了,要这王位何用?

 

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当慕容复,比如这个加拿大王子就觉得当个普通人没啥不好,反正他这辈子跟女王最亲密的接触,也许就是当年读了加拿大的女王大学~~~

 

 王子和弟弟


其实要说这个王子殿下,也算是吃了早年间传媒不发达的大亏,不然就凭他跟他弟的这个颜值,放现在搁网上,估计是分分钟拿下个啥“全球最帅王子”,身后迷妹一堆~~~

 

而当年的他,追个同班女生都不敢把自己祖上的头衔亮出来,就怕人家女孩觉得他是在瞎吹牛逼。

 

 

他老婆直到结婚那天,才知道到场的宾客里头,有一个国王,一个王后,一个女王,外加三个王子~~~

 

凑一桌麻将都还有富余……

 

不过真正让他自豪的,并不是那个听起来很中二的王子头衔,而是他的外公保加利亚国王,鲍里斯三世,是一个真正的英雄。

 

他外公在位当国王的时候,日子过得跟汉献帝有一拼,上头也有个曹操一样的人物,那就是纳粹元首希特勒。

 

不仅仅是割地上贡,还要各种俯首做低,生怕对方一不乐意,转头就把保加利亚这个小国给灭了,甚至连自己的宝贝女儿,也就是这个加拿大王子的妈,都要送去跟个德国贵族联姻~~~

 

但是即使这样,他还是顶住了希特勒巨大的压力,坚决不交出国内的五万犹太人。

 

一趟又一趟从死亡营开出的火车,停到了保加利亚境内,但是却全部空车而返,鲍里斯三世对过来接人的纳粹表示,那些犹太男人被送去修路了,女人被送去给德国贵妇做玫瑰精油了,也是在为第三帝国出力,请放他们一条生路。

 

他还从国库想尽办法挤出了钱财增加上贡,表示这些都是犹太人上的税,不能把生金蛋的鸡给宰了~~

 

到最后他甚至跟希特勒直起脖子叫板:

 

圣经里面说了,国王的职责是捍卫自己的国土,为弱小者发声,保护不能自保的妇女老人,我作为一个国王,怎么可能把我的子民送到你手里去死?

 

在这个国王的保护下,整个二战时期,保加利亚境内的犹太人口不降反增,这在当时的轴心国联盟简直不可想象。

 

但是元首是不可能放过这个不听话的国王的,在又一次拒绝驱逐犹太人,并且还拒绝发兵打苏联人以后,希特勒大发雷霆,表示自己这辈子不想再见到鲍里斯三世。

 

他说到做到,十天以后,保加利亚国王突然暴毙,连进行尸检的德国医生都觉得他是被人毒死的。

 

他死后,德国人扶持了年仅九岁的末代国王登基,结果不久又被推翻,从此王室成员流亡海外,其中就包括了鲍里斯的女儿和她的儿子,就是这个加拿大王子。

 

当年保加利亚公主落难加拿大,还曾经上过报纸头条,大标题是,公主学习当一名家庭主妇

 

众所周知,犹太人是个有怨报怨,有德报德的民族。为了报答国王的救命之恩,全球的犹太社团都对这些曾经的保加利亚王室成员各种援手,当年公主一家在多伦多住的房子,找的工作,甚至孩子入学什么的,都是当地的犹太人出面解决。

 

包括现在王子工作的银行,也是犹太老板开的……

 

王子一家和外公的画像合影


王子在很小的时候,外公就被杀了,但正是由于国王当年的善举,让后人最终在加拿大衣食无忧,日子过得平安喜乐。

 

哦,对了,王子是岳父命,有三个青春貌美的女儿~~~

 

 

同学们努努力,也许保不齐哪天娶回家的,是个公主……

 

热 点 信 息